如果回忆听得见

如果回忆听得见

总有那么些旋律,承载了心底的一些旧相片,就像小时候打开的八音盒,音乐在弥散,小人在跳舞,思绪在漫步。

我在听这些旋律时总是不喜欢开均衡器的,那样能给音乐增添一种不矫饰的厚重感,就像记忆,那么平实地铺在心底,告诉我,我曾经那么真实地存在着,曾经那么无可替代地存在着。旋律就像钥匙,引着我打开封存的木盒子,里面安静地躺着你我的回忆,依旧那么鲜活、明亮。

就像是潜入一场梦,而那梦像是江上的雾,让我能依稀看见留恋的东西,那人若隐若现,像是在渐渐远去,又像是静静地等待,等待他也期盼着的人,我想,如果两个人只是彼此等待的话,那么此生,或是来生,怕是终究无法再续前缘的吧。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,很多时候,不是你我不愿去追寻彼此,只是彼此之间隔着那层雾,看不清应该前行的方向,或是你我其实一直在一起,只是我们之中总有一个人不愿意回头看看,原来对方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注视着自己。

“我们总是在抱怨事与愿违,却不愿意回头看看自己,想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蠢事情。”

迴梦游仙的前奏就把自己置身于一叶扁舟,有波光粼粼的江面,还有枝繁叶茂的山岭,我独坐舟中,桌上有一盏茶,还有你亲手赠与我的剑,我终于明白,什么天下第一的名号,都比不上我天下无双的你,我终究是思念你的,可是遗憾总是在让人感到难过的同时又显得那么美丽,我想,人世间最好的画家也画不出你我最美好的时光,那些曾经真实存在过的最美丽的光景,永远只能在记忆的盒子里静静演绎。

御剑江湖却更加悲重,更像是站在华山之巅,俯看众生,看他们的悲喜欢愁,然后静静回忆,其实我也曾经有过这些平淡而又美好的故事,我曾经答应过你,等我实现了自己的目标,我一定会回来找你,我听见你答应的声音,却没看见,你眼角的泪水,我是那么毅然,甚至连自己都没意识到,此经一别,漫漫无绝期。也许我们彼此只是一场虚空大梦,在我离去的那一刻,梦已醒,再也回不去。故事总是漫长的,但回忆的时候,总是转瞬,留下的只是太多的来不及,和一丝彻悟。人总是这样,总在最后的时候才明白,原来真正天下无双的的不是神兵利器,不是绝世武功,我的天下无双就是你,就是那个在我最平凡的时候什么都不说,陪我一起走过去的人,就是那个会说我不务正业,自己又懒散的人,就是那个在最心爱的人离开的时候,只留下两行泪的人。

我问自己,什么是充实,是不是一定是有很多事情去忙,把时间的利用率达到最高呢?现在我明白,并非如此,那只能称作忙碌,终究不是充实的代名词,忙碌也许有很多理由,也有人只是依靠忙碌来麻痹自己,逃避一些东西,但一闲下来,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,如果说人最大的勇气是什么,恐怕就是可以去面对生活中遇到的一切。充实,我想应该是当自己聆听回忆时,有所听,应当是当自己翻看回忆时,有所看,换言之,我想,有所回忆恐怕就是最大的充实吧,毕竟那才让我真正感觉到:

我曾经那么真实地存在着,

曾经那么无可替代地存在着。


2 thoughts on “如果回忆听得见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